还钱!找钱!烧钱!在线教育急剧洗牌中的事故和故事

一边是像优胜教育这样的线下教培机构陷入困境,甚至倒闭溃败;一边是以猿辅导、作业帮为代表的在线教育机构一轮接一轮巨额融资,估值迅速膨胀。2020年,教育培训市场急剧洗牌,在线教育会成为下一个共享单车吗?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赵东山

陆雨晴妈妈从来没想到,优胜教育的溃败来得这么突然。

10月17日,周六,吃完午饭之后,陆雨晴妈妈本来打算督促女儿上网课,结果发现之前预约的课程已经被取消,电话询问优胜教育的老师才知道,自己所在的优胜教育北京十里堡校区快要倒闭了,老师集体罢工。

然而,就在几个礼拜前,优胜教育的老师还在穷追不舍地以低价鼓励陆雨晴妈妈续费。她共计给优胜教育缴费三次,分别为3万、8万和3000多元,最后的一次缴了3000多元,是因为实在受不了销售每天的信息骚扰,三次缴费折合400多课时。如今,陆雨晴优胜教育的学习账户里,还剩5万多元的课时费。

还钱!

优胜教育总部和各个校区已乱成一锅粥。

在公司内部,负责拉新获客和续费报名的工作人员是情绪反转最为激烈的群体。几天前,他们还在为优胜教育舍命工作,想尽各种办法打动家长们续费,甚至不惜争取到超过五折的课时折扣,而现在他们和学员、家长一样,变成了受害者,被公司拖欠工资。

当时有多努力,现在就有多后悔。在数月无法领到薪水后,北京数十个校区及天津等校区的老师,邀请家长一起聚集到优胜教育位于北京光华路SOHO的总部维权,以期获得社会更大的关注和更好的处理结果。不过,他们等待一天后,只等来了一位优胜教育的谈判代表告诉大家,“谁还想复课,加我微信入群。”

部分家长早已失望。陆雨晴妈妈告诉《中国企业家》:“我其实早已经不抱希望了,是陪其他家长一起来的,希望能多一份力量。以后我只能多留心,多赚钱,给孩子提供个宽松的环境,会选择更有保障的品牌。”

现场有家长告诉《中国企业家》,有位家长有两个孩子,都报了优胜教育,还剩40万元的课时费。还有那些在国庆期间缴费的家长,“孩子一节课没上,白搭很多钱。他们当中,甚至很多都没有签订合同和收据。

事实上,家长们对优胜教育以及创始人陈昊有一定信任基础。

《中国企业家》在询问多位家长后得到三方面答案:一是因为经常在天津卫视求职节目《非你莫属》BOSS团中看到陈昊,优胜教育有一定的品牌知名度;二是优胜教育在北京有多家校区,且选址离公立学校都不远,家长们觉得应该比较有保障且比较近;三是优胜教育的1对1服务比学而思培优便宜,家长之间也有一定的口碑。

优胜教育的主要业务是针对K12人群的个性化教育、素质教育和家庭教育,其中1对1是其主打产品,公司拥有专兼职员工超3万名,在全国有1500多家门店,分直营、直盟和加盟三种形式。

找钱!

10月21日,陈昊终于发声。他通过线上直播的方式向外界传递了一些信息。

“优胜教育现金流断裂是由于前两年发展过快,管理不规范,使得全国有接近50%的校区重新选址装修,为维护品牌曾开启绿色退费通道。此外,由于自己部分决策失误,在没有足够资金储备的情况下,遭遇疫情冲击,导致陷入如今的境遇。”陈昊如此解释优胜教育为何会遭遇目前的危机。

其实,在疫情期间,优胜教育就被曝欠薪、裁员。4月13日,陈昊发布了一封名为《优胜教育创始人陈昊:恳表歉意,定克时艰!》的公开致歉信写道:“在改革的过程中,有些决策为了追求效率,从而欠缺细致和周到,尤其是近日个别加盟校区出现了一些拖欠员工工资的情况。”

“痛定思痛,究其原因还是我们对个别加盟商管控出现疏忽所致。时局突变,我们没有对存在经营隐患的加盟商进行重新评估,导致其预留资金不充分,从而产生出现大量退费问题后,处理不及时的现象,导致消费者和员工缺乏安全感,酿成负面情绪。”陈昊写道。

今年5月,陈昊还曾与上市公司金洲慈航接触,后者拟收购陈昊等交易对手持有的北京优胜腾飞信息技术有限公司100%股权,优胜教育为其全资子公司,对价不超过5亿元。

金洲慈航是一家涵盖黄金饰品加工、融资租赁等业务的上市公司,根据财报,金洲慈航已连续两年亏损,公司股价曾连续低于1元面值,处在退市的边缘。

但在家长们看来,优胜教育落入此境地的原因,大概率是陈昊挪用了学生家长的学费导致公司资金链断裂,发不出工资,老师罢课,学生家长退费,从而引起多米诺骨牌效应。

家长维权群中,有人发出了一张截图,图中优胜教育员工要求销售们“所有的钱都不允许进北京账户,一经发现,业绩无效,校区责任人包括校区财务一并罚款。所有辅导费和其他收入都进之前发的天津优问管理账户”。天津优问是陈昊在2019年底新注册的一家公司。

10月13日,北京海淀市场监管发布的《关于谨慎选择教育培训机构的消费警示》中,优胜教育位列投诉榜榜首,投诉量最多,达193件,解决率最低,仅3.63%,且今年已经三次上榜。

预收费在教育培训行业具有其独特性,但是,关于学员预收费,政府早在2018年就出台过相关政策。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要求校外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出发点即是避免出现培训机构一次性收取高额学费后跑路等风险事件。

然而,现实情况是,优胜教育的销售人员会以低折扣优惠等方式鼓励家长们多报、多缴费,缴费越多,优惠力度越大。同时,对于家长来说给孩子报班是一笔固定的家庭支出,频繁更换培训机构转移成本又很高,所以一般会选择在固定的机构学习,但在这个过程中,家长们往往忽略了风险成本。

在10月21日晚的直播中,陈昊说,“再获得5000万元左右资金北京地区问题就可以完全解决,如果有1个亿的话,全国就能完全解决了。”

但墙倒众人推。在优胜教育不断传出欠薪、欠费消息之时,金洲慈航宣布终止对优胜的收购。

2020年,倒下的教育公司并不在少数。工商数据显示,截至9月7日,全国范围内培训行业吊销注销企业数量为7.06万家,相当于平均每天就有超过254家培训机构消失。

烧钱!

在优胜教育总部光华路SOHO楼下的公交站旁,耗费了一天心力的家长们正在靠着公交站旁的广告大屏休息,大屏里是作业帮直播课的广告。

一屏之隔,却是另外一个世界。

作业帮的广告只是在线教育品牌主们向市场砸钱营销的冰山一角。在45亿元暑期投放大战之后,秋季生源争夺战接连打响。据36氪报道,在秋季招生争夺战中,仅猿辅导一家就准备了10亿元的预算参战。

就在陈昊现身直播苦苦寻求1亿资金而不得的第二天,猿辅导宣布获得新一轮共计22亿美元的融资,投后估值155亿美元,成为中国互联网产业今年最大的一笔融资。这也是猿辅导在今年完成的第三笔融资,其年度融资额已达到32亿美元。

而此次融资之所以分G1、G2两轮交割,是因为多家投资方都想认购,且投资方背景都很亮眼。腾讯、高瓴资本、博裕资本和IDG资本等老股东,抢先在8月认购了猿辅导的股份,领先完成了12亿美元的交割。

而G2轮领投的DST Global,以及跟投的中信产业基金、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淡马锡、挚信资本、德弘资本(DCP)、景林投资、丹合资本等,以略高于老股东的价格进入猿辅导,完成10亿美元交割。

和陈昊寻求资金艰难的处境形成鲜明对比,猿辅导的烦恼是如何搞定争相入局的各方投资大佬们的配额,因此,猿辅导每一轮融资都会比预想的金额要多,甚至翻倍。G2轮领投的DST Global,曾投资字节跳动、美团、滴滴等公司,投资风格以“只投第一名”著称。

资本的角逐还在继续。

据《晚点 LatePost》报道,另一家在线教育公司作业帮也即将完成新一轮7-8亿美元融资,投后估值超过110亿美元,投资方包括方源资本、软银、红杉资本中国和老虎全球管理公司等。而作业帮同样在今年6月获得一笔7.5亿美元的融资。

资本涌动的方向,就是产业变革的方向。“大家都想投行业里的独角兽和下一个学而思。这是大家的心态和共识。”一位在线教育行业投资人告诉《中国企业家》。

与此同时,在线教育获客的触角还在不断下探。K12领域的竞争已经过于激烈,更多的创业者和投资方把视角转移到K12之前的少儿启蒙战场。

在少儿英语领域,伴鱼分别于8月、9月获得1.2亿美元C轮投资和数千万美元新一轮投资,融资速度也不容小觑,且投资方包括GGV纪源资本、BAI(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海纳亚洲创投基金(SIG)、合鲸资本等机构。

在伴鱼第二轮融资追加投资的BAI副总裁从佳很看好少儿素质教育领域,认为其属于入口型赛道。

“伴鱼在这个赛道中早期通过绘本等数字内容建立了自己的流量池,大大降低了被巨头烧钱竞争哄抬起的获客成本。”从佳表示,“同时,伴鱼还提供AI课、1对1直播课等多形态的产品,满足不同用户的需求。”

此外,还有一点是投资人也比较看重的,那就是伴鱼的创始人黄河来自今日头条早期团队,在技术方面也有自己长期的积累。

公布融资当天,黄河曾表示,公司在深耕少儿英语的同时,还将会开始扩展数学和语文等多学科。与此同时,快速发展的业务也需要大量优秀人才,从去年年底到现在,伴鱼团队规模扩展至近2000人。

资金和人才都在往行业头部聚集。

根据教育投行桃李资本发布的《2020上半年教育行业融资并购报告》显示,2020年上半年,教育行业融资数量大幅下降,共发生112起投资事件,环比下降32%,同比下滑45%,但融资金额却实现攀升,一共达到196亿人民币,环比增加10%,同比增加15%,平均单笔融资额同比增加77%。加上猿辅导近期新一轮22亿美元的新融资,今年整个行业融资金额已接近350亿元人民币。

此外,在线教育的马太效应也越来越明显,大型投资机构表现出对猿辅导等在线教育头部企业的极度热情。如,在今年上半年共计196亿的融资中,仅猿辅导和作业帮两家就占了总融资额的80%左右,其他公司的融资额占比很小。而下半年猿辅导22亿美金的融资依然会是重头戏。

在今年相对平淡的投融资背景下,在线教育成为不可多得的优质赛道。在大笔烧钱和融资的背后,也有人质疑,在线教育会像共享单车一样烧出下一个ofo吗?

然而,战场上的人根本无暇顾及外界的争议,他们更关心花出去的每一块钱是不是都在刀刃上。

不同于共享单车的盲目与激进,在过去8年多时间里,互联网教育创业者们等待了太久的时机,因为服务模式偏重,在线教育在互联网改造各个行业的过程中一直处于偏慢的状态。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成了行业不可多得的窗口期,大家都清楚地知道,与线下不同的是,线上意味着被无限倍放大的规模效应和品牌集中度的提高。

“即便是新东方和好未来两家加起来的市场份额,也不足中国整个教育培训市场总量的10%”, 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曾这样描述线下培训的分散化。但疫情之后,在线教育获得了难得的窗口期,巨头们也是蜂拥而上。

字节跳动从2018年开始布局教育,陆续推出了GoGokid、aiKID、清北网校、好好学习等教育业务。在字节跳动105个投资案例中,教育相关的占了12例。10月29日,字节跳动发布首个业务独立教育品牌大力教育,未来将承接字节跳动所有教育产品及业务。

一场线上的产业变革和洗牌正在加速,而随着巨头们的加入,类似于优胜教育这样的事故,以及猿辅导这样的故事还将继续……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sjipiao.com.cn/199.html